手机网站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职校资讯 >

喀喇昆仑高原大学生女兵:生命禁区写芳华

导读: “敢和自己较劲,敢和男兵叫板,敢上战场杀敌。” 这是新疆军区某边防团女兵宿舍楼前的标语,也是女兵们的奋斗目标。 该团驻守在平均海拔4500米的喀喇昆仑高原,那里山峰高耸入云,积雪常年不化,是公认的“生命禁区”。 去年底,喀喇昆仑高原迎来首批成建

  “敢和自己较劲,敢和男兵叫板,敢上战场杀敌。”

  这是新疆军区某边防团女兵宿舍楼前的标语,也是女兵们的奋斗目标。

  该团驻守在平均海拔4500米的喀喇昆仑高原,那里山峰高耸入云,积雪常年不化,是公认的“生命禁区”。

  去年底,喀喇昆仑高原迎来首批成建制女兵。来自7个省市的22名大学生女兵告别书香校园,来到雪域高原的这个团。

  前不久,记者在新疆军区采访,她们的故事深深吸引了记者。

  “我要当全军海拔最高的边防连——河尾滩边防连首任女连长!”刚到高原,女兵张君霞的理想,让男兵也吃了一惊。

  张君霞个头不高,脸庞黝黑,苗条单薄,似乎随时都会被高原的狂风刮跑。

  “别看她弱不禁风,她不但理想挺‘吓人’,而且军事训练‘不好惹’!”男兵们说。

  她给男兵的第一个“下马威”,是那次全营高原环境下组织3000米跑考核,奔跑中栽倒,摔破了膝盖,爬起来继续冲刺,竟然还获得满分成绩。

  “她敢和男兵较量!”女兵曹梦寒对记者说。

  那天,障碍训练场上,男兵班长——上士杨军虎叫板女兵排,用三种姿势进行30米匍匐前进,营长魏广当裁判。

  “开始!”营长一声令下,只见张君霞迅速卧倒,低姿前进,与男兵齐头并进。

  不承想,换侧姿后,张君霞就把杨军虎甩出了整整3秒钟。

  一天下午,格斗训练刚结束,男兵向女兵提出“练一练”。

  张君霞“噌”地站起来,挥挥拳套。“谁来?”

  男兵里走出列兵吴俊农。

  裁判一声“开始”刚出口,张君霞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给对方一个“侧踹”。吴俊农一个“直拳”迎面而来,贵阳职校招生办,张君霞躲闪之际,顺势一拳,随即又一个“顶膝”,左右两个“勾拳”,迎面又补了一个“直拳”……结果,张君霞成了吴俊农现在的格斗术“课外辅导员”。

  若问女兵谁最能吃苦,大家异口同声:“麦尔孜娅·阿那亚提!”

  卫生员麦尔孜娅·阿那亚提选择当兵,是因为她“想变得坚强勇敢一点”。

  “卫生员注射训练,互相给对方扎。”教练班长米尔古丽说,“为了多练习,她就扎自己手,手背上一大堆针眼!”

  “前几天训练中,我连续10次‘一针见血’,得到营里点名表扬。”麦尔孜娅·阿那亚提高兴地说。

  尽管自然环境恶劣,训练强度高,但女兵们乐观向上,常常不忘幽默。

  驻地常常大风呼啸,黄沙弥漫。那天,刚进训练场,女兵们脸上便粘了一层尘土。

  杨月姣用手抹把脸,伸手给大家看。“瞧,自从上高原,‘粉底’都免费啦!”

  别看女兵偶尔“顽皮”,训练起来一点不马虎。

  这不,手掐秒表的女兵排长臧茂枝刚一声令下,杨月姣便如离弦之箭,“嗖”地窜出去,500米收放线训练就在狂风黄沙中展开。

  挎着沉重的络车,身后一条黑线变成两条、三条……冲过终点线,杨月姣嘴唇发紫,大口呼吸稀薄的空气。

  “跟训练报务的战友相比,我这不算啥。”

  嘀嗒嘀、嗒嘀嘀……报务训练室里,电码声声,此起彼伏,女兵们戴着耳麦,在电报纸上繁忙记录。

  “想成为一名合格的报务员,首先是牢记电码符号,分毫不差。”团长张军荣说,“没有捷径,只有硬记!”

  然而,高原缺氧,人的记忆力严重减退,背记难度更大。

  为记住电码符号,女兵们几乎利用了所有时间。“夜里,梦中,常常有人呢喃自语,仔细听,原来是电码符号!”提起这个事,排长臧茂枝也禁不住笑了。

  记,是一难,但不是全部。电子键和手键训练中,李苗练得手抽筋,手指磨出了厚厚的茧子。为提高操作速度,李苗一练就是半天,胳膊时常酸困得拿不起饭碗。如今,李苗抄报速度名列女兵榜首。

  有付出就有收获,这话不假。“有的收获还意想不到呢!”宋轩说。

  入伍前,宋轩屡次“减肥失败”,入伍后,曲臂悬垂、三公里跑……几乎所有体能训练课目都成了她的“硬伤”。

  为了练体能,入伍半年多,宋轩可真没少受苦。“现在我不但体能训练成绩达到优秀,而且体重减了12公斤!”

  女兵们个个都优秀,人人有“硬功”,美合日巴努姆·外力手雷投掷能超过30米远,话务员余紫君能“辨声识人”……她们的故事多得讲不完。

  “在海拔这么高的地方,女兵们不但来了,而且工作干得出色,真让人敬佩!”团政治委员胡晨刚说。

Copyright © 北京朗杰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
本站所有资讯来源于网络 如有侵权请联系QQ:401604765
报名咨询电话:0851-85778999
Top